姚龙涛:关于PRRS防控的几点建议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自1987年在美国首次暴发至今已有17年,全世界几乎己难找到没有PRRS的养猪国家。中国自1995年北京暴发该病至今也已经历了9年,时下己没有一个养猪的省、自治区、特别行政区无PRRS疫病的了,全国九成左右的规模化养猪场染疫,并己侵袭到农村的传统养猪,其危害愈演愈烈。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疫病的危害而论,PRRS己成为全球养猪业的主要杀手,当然同样包括发达国家的养猪业,诚如美国农业部PRRS研究委员会主席美国明尼苏达大兽医学院教授、黏膜免疫和疫苗研究中心主任MichaelP.Murtaugh所言,在美国危害最严重的猪病:第一是PRSS;第二是PRRS;第三是PRRS。在中国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内,业内人士曾把猪瘟、猪丹毒、猪肺疫作为危害和威胁最严重的猪的三大传染病,笔者以为,当前应将PRRS、猪瘟和受周边国家和地区威胁的猪口蹄疫列为首先应对的三大传染病。 本文就笔者8年多来在控制PRRS的工作中的经验、教训,结合一些研究结果谈几点看法和建议,供大家参考。

1 为何要把PRRS列为当前猪的三大传染病

1.1 猪丹毒、猪肺疫的发病率己明显下降

众所同知,猪丹毒杆菌具有土壤源性的特性,而现在猪厩基本上都改为水泥地厩了,养猪业主一般又重视了厩舍消毒,有些业主还采用高床漏缝地面养殖方式,猪丹毒杆菌失去了厩舍内生存的基础。猪肺疫乃由B型巴氏杆菌所致,而近20年来全国各地送中监所鉴定的,绝大部份由猪体分离的巴氏杆菌,几乎清一色的为A型菌珠。又据文献报告,牛、羊是B型巴氏杆菌的易感动物,然而我国未实施对牛、羊B型巴氏杆菌病的免疫,且又未见此病在牛、羊中间流行,因此足以证明猪肺疫的威胁和危害己较之一般的猪传染病小得多了。

1.2 PRRS对我国猪群的危害愈演愈烈

我国的规模化养猪如果不计算过去的人民公社化的强制性集体养猪的话,也已有近30年历史,就其发展数量、管理水平、品种改良、饲料营养等诸多生产要素,无可非议地取得了长足进步,然而白1996年以来,人们不得不面对猪病越来越多、养猪越来越难的局面。觉悟常常被严酷现实唤醒,越来越多的养猪界同仁已经认同PRRS的流行是其主要祸根之一。上海市奉贤区畜牧兽医站猪病诊断中心的'2004年猪病回顾有如下报告:在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样品中用PCR方法对123个猪场的送检样品检测了PRRS抗原,结果阳性110个,阳性率89.4%,而且我们对48个发生猪呼吸系统疫病综合征(PRDC)的猪场进行多种病原体的检测,结果也显示PRSSV是引起PRDC的主要病原体,占检测样品数的85.3%。上述检验结果也从个侧面反映了PRRS危害的严重性。

综上所述,结合全国各地动物防疫机构、科研院校发表的PRRS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笔者以为将PRRS列为我国当前猪的重大传染病是恰当的,不知读者认同否?

2 当前PRRS对猪群危害的主要表现

2.1 繁殖障碍依然时有发生

1995至20世纪末的5年间,暴发PRRS的猪场其危害主要表现在妊娠后期母猪的早产;围产期母猪的持续高热;初生仔猪的大批死亡;公猪精液受损、母猪返情率高等特点。发病猪场的病程约4个月,围产期母猪的病死率3%5%不等,哺乳仔猪的全群死亡率高达40%左右,母猪返情率高达50%。由于PRRSV的保护性抗体,在感染猪体内可持续保护8个月左右,且妊娠早期(80胎龄)的胚胎不支持PRRSV的复制,因此繁殖障碍的表现与暴发期相比,已趋于较平稳的状态,但与阴性猪场和实施PRRS有效免疫的猪场比较,其繁殖障碍要高出5%,甚至更多,而初产母猪的发病率又远高于经产母猪。

2.2 致死性呼吸道障碍日趋严重

现有的研究证明:PRRSV感染母猪的保护性母源抗体,可使吮吸其初乳的大部分初生仔,获34周的被动免疫,不受PRRSV的危害,但然后的感染,在未实施有效隔离饲养或有效疫苗免疫的仔猪仍不能幸免。现在已经明白,PRRSV的主要靶细胞为猪的肺巨噬细胞,致使猪体的非特异免疫功能受到摧残,当前以呼吸障碍为临床特征的断奶仔猪衰竭综合征(PMWS)和猪呼吸系统疫病综合征(PRDC)己成为养猪的灾难,染疫猪群的死亡率可达20%,也有高达40%的情况发生,扰得养猪业主胆颤心惊。

2.3 魔爪已伸向商品猪饲养专业户

近年来全国各地此类专业户,经历着白近半世纪来前所未有的猪的高死亡率,自购人猪苗到商品猪出售的全过程,全群死亡率一般都在10%~20%,死亡率高达50%~70%的也时有所闻,其业主苦不堪言。据笔者调查,80%左右与感染PRRSV后引发的多种细菌混合感染有关,近20%的与感染猪瘟有关。

2.4 PRRS阴性或无临床危害的阳性规模化猪场面临更严峻挑战

这些为数不多的健康猪场,身处PRRS的包围之中,而又很难长时间地、安全地与外界切断所有的联系,因此全国每年在这类猪场中都会有部份猪场暴发PRRS的实例,损失十分严重。

日前发现的无临床危害的PRRS阳性猪场,笔者的观察与国外的研究基本吻合,乃属类疫苗(弱毒)株感染有关,因此种猪群的阳性率通常只维持在40%左右,甚至更低,如果一旦强毒株入侵,仍可能引暴PRRS。

3 控制PRRS的几点建议

3.1 着力做好PRRS疫苗的研究、开发和推广工作

笔者自2000年以来,先后四次参加过分别在澳大利亚、美国、意大利、德国召开的国际猪病大会,报告和交流的议题PRRS均列首位,令人关注的PRRS弱毒疫苗的研究成果取得了认同,德国的勃林格、荷兰的英特威、西班牙的海博莱等公司都已有相关制品在美洲、欧洲和部份亚洲国家注册上市。我国自主研究开发、注册上市的一个PRRS灭活疫苗,实践证明其保护力不足以有效控制PRRS的危害,这一结果与国外学者的研究相吻合。国内部份研究单位已完成厂PRRS弱毒株的筛选、通过了对孕猪的安全和猪体接传五代以上不返强的安全试验,在区域试验中也证明安全有效,然而由于我国长期坚持传代细胞系为基质生产的的弱毒疫苗,禁止用于经济动物并拒绝注册,这一有悖于国际惯例的政策,阻碍了我国以细胞系为基质的弱毒苗的开发和推广,从而拉大了与发达国家控制某些动物疫病的差距。近期颁布的动物新生物制品条例,虽然已开了禁令,但应对细胞系要通过三致(致癌、致变、致畸)的规定,有关部份应作出具体解释,如:授权哪些单位作鉴定;三致试验的动物模型;观察结果需经几代模型动物实验等,不然令人无所适从。